首页 共享店铺正文

小电科技裁员超2000人,共享充电宝行业走向何方

出品/壹览商业

作者/靳庄

编辑/薛向

近日,壹览商业获悉,小电科技大裁员,涉及到多个部门,预计裁员约2000人,约占公司总人数的近40%,且未承诺赔偿。

针对“预计裁员约2000人”一事,小电科技方面回应称,属于业务策略的正常组织以及人员结构调整,并无所谓裁员一说,最近仍在大量招聘。壹览商业搜索各招聘平台搜索小电科技发现,包括销售、市场、技术、产品在内的多个岗位依然在开放招聘。

据被裁员工爆料,在被称为共享充电宝元年的2019年,小电科技有3000名员工,为了谋求上市,小电科技上至诚邀高管人才,下至招揽基层员工,短短一年多的时间,将员工数量扩招了一倍多。从小电科技招股书可以了解到,截至2020年12月31日,小电科技共有5992名全职雇员。

翻阅相关资料可以看到,2020年9月,小电科技宣布,凌震文(花名海辰)担任公司首席人力资源官。凌震文拥有25年HR从业和管理经验,曾担任阿斯利康(中国)制药有限公司人力资源副总裁、IBM大中华区人力资源总监、大众点评网人力资源副总裁,顺丰速运CHO、万达集团高级总裁助理、文化产业集团人力资源总经理等职务。随着凌震文的加入,小电科技希望能加速为公司构建精细化人力资源体系,并持续提升公司管理和运营效率。

同年10月,资本市场资深人士曹益堂(花名智能)担任公司董事会秘书一职,负责公司信息披露、董事会事务及投资者对接等工作,助力公司加速向全新阶段成长和发展。加入小电科技之前,他担任南极电商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。

招贤纳士,员工数量翻倍,足见小电科技在港股上市的决心。

但事与愿违,距去年4月30日递交招股书已经过去半年多的时间共享充电宝餐饮人数,目前小电科技在港交所的招股书已经显示为失效状态。

这并非小电科技首次谋求上市,早在怪兽充电向美股递交招股书之前,小电科技就在2020年7月与浙商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,拟在创业板上市。但在2021年4月,小电科技却终止了辅导协议,转而谋求港股上市。如今,小电科技“共享经济第一股”的梦再次破碎。

伴随着裁员,小电科技也将改变业务模式。据上述员工爆料,这次被裁掉的主要是内勤人员,小电科技从去年开始就整合外勤,将很多地区的业务都交给了代理商。

众所周知,共享充电宝行业的运营模式分为直营,服务商和代理商模式三种。三者的区别在于,直营模式下管理、运营、维护都归共享充电宝企业所有,运营商的主动权最高,但现金流和利润的稳定性不如后两者。代理商和服务商模式下有利于拓展市场占据点位,但不利于后续的运营及开发。

从小电科技的招股书可以看到,其主要经营模式为直营,截至2020年12月31日,直营和通过渠道合作伙伴经营的点位占比是93.6%和6.4%。数据显示,小电科技在2018、2019、2020年的直营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87.8%、92.3%、93.6%,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。

此前,直营模式是小电科技区别于同行的优势,而随着这次裁员,小电科技将业务模式转为代理商,也就意味着小电科技接下来在管理、运维等多个方面不能直接严格把控。

如今,小电科技面临两个困难,即一方面瘦身裁员,降低直营业务的占比,另一方面还将面临招商等多重问题。

另外,小电科技的业绩也并不理想,招股书显示,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,小电科技的收入分别为4.23亿元、16.36亿元与19.11亿元,2018年至2020年期间复合年增长率为112.5%,同期行业水平为63.3%。虽然营收呈现高速增长,但盈利表现却明显波动共享充电宝餐饮人数,公司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净利润分别-3608,万元、1.37亿元、-1.04亿元,2020年出现净利润亏损。

不仅小电科技上市搁浅,作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怪兽充电业绩也并不好看。作为共享充电行业中唯一的上市公司,怪兽充电的财报成为外界观察共享充电行业现状的一个窗口。2021年4月上市首日便跌破发行价,如今市值已经缩水八成,市值相对蒸发16.21亿美元(折合人民币约102亿元)。

共享充电宝行业目前陷入僵局——行业过度集中,普遍不被认可。

虽然共享充电宝行业仅有五六年的发展历史,但目前行业已经形成以“三电一兽一美团”的格局,据Trustdata去年7月发布的《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》显示,“三电一兽”四家公司已垄断共享充电宝市场将近83.1%的份额。这四家公司中,怪兽以34.3%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,街电和小电分别以22.2%和17%的份额紧随其后,来电以9.6%的市场份额排名第四,其他充电宝企业仅占16.9%的市场份额。

在这个高度集中的行业,各家企业面临的难题也相差无几:行业发展不规范、集体涨价被约谈、收费不透明、行业基本饱和、模式大同小异等等,随着小电科技二次上市失败+大裁员,也预示着共享充电宝行业陷入僵局。

评论